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自学考试

唐骏——历门与假文凭及相应产业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浏览数:1590 发布时间:2012-4-25 20:55:30

 不仅找工作要有文凭,当官需要文凭,晋升更需要文凭,于是人们千方百计去弄张成人高考文凭。而为了脸面,当了小官、大官的,当同级或比自己低级的人都拿有硕士、博士文凭时,也要再拿个文凭,这叫为面子而文凭。当然也有很多例外,不少人已进入最高领导层,仍是脱离技术或学术工作时的职称。也不排除,虽担任领导工作,同时还从事学术活动,学术撰著,获得高级学位,也是十分正常的。但是这些例外和正常都掩盖不了大量的造假文凭、造“凑合文凭”以拔高自己学历的事实。我说的“凑合文凭”指的是一些学历低的干部通过几周、几个月的突击成人高考培训班或开卷考试拿到人家正规学习四年、五年的“大本”文凭。有些不一定是个人自己要求的,而是单位为了达到某个百分比而安排的。

  这些是通过正常途径造假文凭、造“凑合”文凭。对于若干缺乏背景的人,就得去花钱“办证”,于是社会上很快出现一个屡禁不止的行业。一个躲在暗处,靠在公交站牌和电线杆上贴小广告的行业。开始时,人们对这种“办证”行业还嗤之以鼻,公安机关还去追查整顿,时间长了,人们似乎也习惯了,公安机关似乎也拿不出更有效办法。

唐骏,中国职业经理人,1962年生于常州。曾留学日本和美国。有“打工皇帝”之称。唐骏曾任微软(中国)有限公司总裁。2004年,唐骏以微软中国终身荣誉总裁身份从微软退休,并以260多万股股票期权出任盛大集团总裁。2008年唐骏以身价10亿元跳槽至新华都集团。 2010年,知名科普专家方舟子爆料唐骏学历造假,唐骏随后否认,但在社会上引起反响。因为深陷“学历门”风波,唐骏的微博自2010年7月6日开始便一直偃旗息鼓。但从2010年12月10日下午5时开始,唐骏却打破沉默,连发8条微博,对学历造假事件进行公开回应,为自己辩解,态度依然强硬。

  其实,通过“办证”获得假文凭和通过合法手段获得假文凭,本质上是一样的,都是假,从道德层面上讲,都是不诚实。正如同贪官和小偷本质上是一样的一样。

而“办证”业继续兴旺发达,不仅办假文凭,还办假身份证、假军官证、假车牌、假生育证、……,不管什么证,凡假的都可以办。当然,造假的行业绝不仅有“办证”行业,几乎所有行业都有弄假的。也有的行业是真的,产品是假的。一时间什么假药、假酒、……,甚至假鸡蛋,泛滥成灾。虽然,这些超出我题目讨论范围,但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,整个社会在“诚实”方面在堕落。

  这是十分可怕的,一旦达到某种程度,那将是一种道德上的恐怖时代。这是我们必须忧患的一个方面,政府部门和全社会都应行动起来,重塑诚实的社会风气。


 

唐骏博士的“学历门”一事,沸沸扬扬,好不热闹。不仅轰动国内,更为国外某些媒体和个人津津乐道。有的还企图将“学历门”扯到在职的一些高官,达到另一种目的。

  我真不愿意听到这类事情。当搞假学历还是个别人时,一旦揭发,千夫痛斥,这个别人很快就成为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,因为民风中还普遍存在“诚实”二字。当搞假学历为部分人热中追求时,还有另一部分人们厉声批评,这时社会上“诚实”已不重要了。一旦当搞假学历变成一种时尚时,“诚实”在社会上就将变得与傻气差不多。

  “诚实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其实,我相信世界上几乎所有民族、所有宗教都要求她的人民或教众“诚实”。然而,在政治需要或财富需求下,“诚实”就变得不那么样重要了。而且古今中外、全世界都如此,只不过不同时期、不同问题、不同对象上表现不一样吧了。而不“诚实”的自然首先是那些为谋取政治利益和谋取商业利益的个人或集团,和那些力图进入这等人群和集团的人。

  我们的祖宗把“诚实”作为做人的最重要标准之一,尤其是一些大儒、高僧和仁人志士,他们认为诚实是维系社会、国家和人们之间关系稳定、正常和前进的重要基石,决不能动摇,虚假对他们来说是绝不容许的。普通老百姓家庭也强调诚实,当然首先是子女对父母要诚实,诚实是子女上进、家族兴旺的必要条件;旧时的中小学校也强调诚实,诚实是所培养人才需要的最重要品德之一。

  为谋取政治利益和谋取商业利益的个人或集团,通常他们不敢公开反对“诚实”,而是不再提“诚实”,让“诚实”在人们的记忆里逐渐淡忘,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不断用“诚信”来粉饰自己。更有甚者,把“诚实”和封建、专制、愚民政策等联系起来,攻击执政当局,力图让执政当局不敢倡导“诚实”风气。

  媒体还报道说,某教授说《潜伏》里的余成则对国民政府就不忠诚。如果某教授真如是说,就把自己与当今政府置于敌我关系之中。我以为,除了某教授本人外,大多数造假学历者并不愿如此吧。

  我谈到“诚实”的用意,是想说明这些搞假学历的人在“诚实”上出了问题,在如何做人上出了问题,他们违背了祖宗的传统,违背了正直的人们的希望。

  说到造假,改革开发以前有假党员、假贫农等等。为什么要造,因为需要,唯成分论的需要,“政治好”的需要。改革开发以后,成分不吃香,什么都要有学历,文凭吃香了,自然要造假的,首先就是文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