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就业指导

我在江西广播电视大学的真实感受分享下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浏览数:1535 发布时间:2012-4-25 21:20:50

八一年冬我在公司宣传科任职,被原单位借到南钢制氧车间球罐施工现场干起了探伤老本行。接近年末,公司通知:已推荐本人和ch参加电视大学中文专业考试。想到学费可以报销,半脱产不影响工资,我也没什么说的。原下放干部、教师进修学院处长老周热心地送给我一大摞复习资料。与当年大多数人不一样,我对学历并不在意,更不猴急。看着初二学历的ch手足无措、焦急不已的样子,加上我在工地上班两头见黑,就把资料一股脑儿给了她。只是想,自己考不上没关系,只要考分别太低让人看笑话就行。就这样,我毫无准备地走进考场,连估带猜乱写一通,还真骗来了一张通知书。

 

   八二

  七十年代后期,“文革”过后恢复高考。当时我刚招工进城,工龄不满三年,上大学是不能带薪的,考虑到而立之年还要继续让家境并不宽裕的父母供养三、四年,根本就没有兴趣。

年夏天,氧球项目早已结束,我回到宣传科,也开始了半工半读的江西广播电视大学生涯。

   首届江西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的教学很没人性。主科现代汉语、古代汉语、现代文学、古代文学、中国通史、外国文学等,每门三学期,每学期考一次,一次不及格就是一门不及格。现代文学规定必读书目有长篇几十,短篇几十,杂文散文诗歌各几十几百等,有人统计加起来几亿字,什么事不干只看书读诗就要几年。考试的题目不是很大就是很怪,如“阐述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转变”,涉及到许多历史事件,不少同学应考时奋笔疾书,一题就把卷面写满了。因时间不够监考人抢卷、撕卷事件多次发生。更气人的是,题目如“xxx在xx小说中出场时的背景是什么?”即使刚读过十遍该作品的人也会目瞪口呆。

   许多学员上书江西广播电视大学,要求给出重点,缩小范围,以减少折磨人的程度。可明码电报答复是:学习的内容都是重点,学知识不能打折!

  大家把希望寄托在辅导老师身上,盼他们传授应试经验或指点出卷规律,可他们苦笑作答:辅导大纲是本校或自己编的,有兴趣就听,没兴趣睡觉也行。不敢出歪点子误人子弟。

  记忆力好的同学几乎能把整本书背下来,但应考时弄不清到底问什么,该怎么回答和描述?八二年十月我也有了孩子,家中单位忙得一团糟,根本无力去读那么多书,背那么多散文诗词。我采取的方法有二:一是上课时少听多看(书),尽量弄懂弄通。懂了应试时就好吹,不能八九不离十,也可以混个六七成;二是每科列出三、四十个重点问题,做好答案,仅十几页纸,考前在香烟的激励下强记一遍,竟然每考必胜,校方还赏了个“三好学生”证。不少同学结帮来我家求解,我如实相告,拿小册给他们抄看,可绝大多数不敢苟同,怕误入迷途。

  江西广播电视大学三年中,我仍然负责单位的小报、采写新闻、为领导写总结报告等。我调查研究并撰写的论文还代表江苏省参加了全国会议研讨交流,可算是学习工作两不误。唯一“误”的是因为“半脱产”,每月五元的奖金降为两块五。当然,我从来就以为理所当然。

  我一直以为,论文的文笔不是最重要的,论点新,引人深思,别人看了有启发或收获,就是有价值的。说了大家都明白的道理,讲了人人都了解的知识,文笔再优美,逻缉再严密,论证再有力,不过是费话一堆。

  我的毕业论文洋洋洒洒写了一万多字,辅导老师、南师大的wxq看后拍案叫绝,送校古籍研究所,所长说:“可以发表”。他们推荐我去南京古籍出版社,一位资深编缉对我说:“文章很好。可惜目前从台湾刮起一股反鲁迅的风,国内也有反应。你文中有与鲁迅意见相左的地方,有道理但不合时宜。我们尝试改一下,但影响价值,不宜动,只好不发”。我急辩道:“鲁迅写《中国小说史略》时中国共产党还没诞生,当时他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,与政治无关。这纯粹是学术问题,跟反不反对人有什么关系?”他默然,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:“你愿调到出版社来吗?领导说了可以办”。我敷衍说回去考虑,就告辞了。

  我的毕业论文至今还保存完好。现在看来,如果当时发表了,我可能会成为攻击的对像,也可能会激励我在古籍研究领域走下去,也许是业余的,但一定会有所发现,有所作为。文章没发表,兴趣浇灭了,缘止于此,我却也无怨无悔。

  当年的江西广播电视大学,像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洒下普度众生的一滴甘露,让许多成年人圆了大学梦,为后来评职称晋职位者送上了福音,我也是接受恩泽的芸芸众生之一。当然,我更感谢单位给我的这次学习机会。